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欧美韩国日本当代现代近代古代┆【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七种武器-碧玉刀

发布: 2015-04-07 20:02 | 作者: | 来源: | 查看: 0

第三章 月夜钓青龙(3)

大.学。生。小-说

华华凤道:"难道就因为他知道我在说谎,也知道花夜来的下落,却生怕被我看出来,所以才肯受那种罪。"卢九点点头,道:"其实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我对他也早已有了怀疑。"华华凤道:"哦"卢九道:"那天铁水和段玉交手时,他一直站在船头袖子旁观,一直都希望段玉死在铁水手里,王飞几次要出面劝阻,都被他阻住了。"华华凤眼珠子转了转.道:"我本来以为只有一个人希望你不死。"卢九道:"你说的这个人是谁?"

华华凤道;"青龙会里的龙抬头老大。"

卢九道:"本来就只有一个人,真的希望段玉死。"华华凤眼睛里发出了光,道:"难道顾道人就是龙抬头老大!"卢九道:"他只不过是个小酒铺的老板,可是一输就是上万两的金钱,他的钱是哪里来的!"华华凤霍然回头,瞪着段玉,道;"你是怎样想的?你为什么不说话?"段玉笑了笑,道;"因为我要说的,全部被你们说了。"卢小云忽然抬起头,道:"那天我在昏迷之中,的确好象看见一个独臂人的影子,而且还好像听见他在跟花,花姑娘争执。"华华凤道;"那暗器是从你身后发出的,发暗器的,很可能就是他。"卢小云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华华凤眼珠子又转了转,道:"顾道人当真就是龙抬头老大,现在就一定不会回家的。"卢九道:"为什么!"华华凤道:"因为他既然已知道我们将花夜来看成唯一的线索,以他的为人,一定会赶在前面,先去杀了花夜来灭口!"卢小云脸色更苍白.连嘴唇都已在发抖。

华华凤故意不看他.道:"所以我们现在该去找顾道人,看他是不是在家!"段玉忽然又笑了笑,道:"他不在。"华华凤道;"你怎么知道他不在?"

段玉淡淡答道;"卢九爷是在后面跟着我们的,可是在卢九爷后面,却还有一个人跟着来了!"华华凤耸然道:"顾道人?"段玉转过头,往里面那间小屋的窗户看了-眼,微笑道;"阁下既然已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喝杯酒,也好驱驱寒气!"窗外烟波飘渺,仿佛寂无人声,可是段玉的话刚说完,窗下就传来了-阵大笑。

"好小子,果然有两手,看来我倒真的一直低估你。"这是顾道人的笑声。

他的笑声听来总有点说不出的奇怪。

(十)

顾道人的确来了。

他虽然在笑,脸色却是苍白的.眼睛里带着种残酷而悲惨的讥嘲之意,就象是一只明知自己落入了猎人陷阱的狼。

段玉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你并没有低估我.却低估了你自己。"顾道人道;"哦?"

段玉道:"你本不该到这里来的!"顾道人道:"为什么?"段玉道:"现在你若是回了家,若已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证明你就是暗算卢公子的人。"顾道人道:"我自己也知道.可是我却非来不可。"段玉也忍不住问:"为什么?"

顾道人道:"因为卢小云没有死,而你也没有死。"段玉道:"我们不死,你就要死!"顾道人嘴角已露出极凄凉的笑意,道:"你自己也说过,替青龙会做事的人,不成功,就得死,纵然只不过出了一点差错,也得死!"这些话的确是段玉自己说过的,就在铁水的灵堂中说的。

顾道人居然每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

华华凤抢着道:"你难道已承认你就是这里的龙抬头老大。"顾道人道:"事已至此,我又何必再否认!"段玉凝视着他.道:"你难道本就是来求死的么?"顾道人黯然道;"死在你们手里,总比死在青龙会的刑堂里痛快些。"华华凤道:"花夜来呢?"

顾道人道:"你为什么不想想,她既然是你们唯一的线索,我怎么会让她还活着?"卢小云突然跳起来嘶声道:"你……你已经杀了她灭口?"顾道人冷冷道:"你想替她报仇?"

顾道人手里忽然有刀光一闪,-柄尖刀.已刺入了他自己的心口。

他还没有倒下去.还在冷冷地看着卢小云,深深道;"我救了她,你本该感激我的.我…."他已没有再说下去,鲜血已从他眼耳口鼻中同时涌出。

天已快亮了。

东方露出了一道曙光,正斜斜的从窗外照进来,照在他脸上。

他终于倒下。

这变化实在太突然。

他的死也实在太突然。

这件复杂离奇而神秘的事,居然就这么样已突然结束。

段玉看着他的尸身,眼睛仿佛忽然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喃喃道:"你本不该死的,又何必死!"华华凤忍不住道:"他不该死,难道是你该死!"段玉居然叹了口气,居然承认:"我的确是该死!"他忽又转过头,看着卢小云,说了句非常奇怪的话:"你最后看见花夜来的时候,她是不是正在钓鱼?"卢小云点点头。

他又觉得很惊讶,因为他想不出段玉是怎么会知道的。

(一一)

红日已升高,今天显然是好天气。

顾道人的酒馆,大门已开了一半,那个古怪的小癞痢,正在门口扫地。

大酒缸和小板凳,本就是终夜摆在外面的,段玉、卢小云、华华风,围着个酒缸坐了下来。

小癞痢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嘴里喃喃地咕嘟着:"就算真的是酒鬼,也没有这么早就来喝酒的。"段玉忽然问;"你的老板娘呢?"

小癞痢道:"还在睡觉。"

段玉又问了句奇怪的话;"老板呢?"

小癞痢道:"也在睡觉。"

段玉叹了口气,什么话都不再说了。

四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等着,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等什么?

他们的脸色都很沉重,要将一个人的死讯来告诉他的妻子.本就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日色又升高了些。

华华凤好象又有点沉不住气了,好象正想开口说什么。

她想说的话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她忽然发觉有个人正在看着他们。

无论谁看到这个人,都忍不住会多看几眼的。

这个人当然是个女人,是个很灵活的女人.不但美.而且风姿绰约,而且会打扮。

她穿的也很考究,一件紧身的黑绿衫子.配着条曳地的百折长裙。

雪白的裙子,不但质料高贵,手工精细,颜色也配得很好。

这里的老板娘终于出现!。

她的装束打扮,就跟段玉第-次看见她时,完全一模-样。

可是她的神情却已不同了。

她的脸上,已没有那种动人的微笑。

她看着他们,慢慢地走过来。

段玉和卢九都已站起,迟疑着,仿佛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对她说。

她却又用不着他们说.忽然笑了笑,笑得很凄凉:"你们是不是来告诉我,我已是个寡妇了?"段玉点点头。

卢九却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

女道士凄然笑道:"我看得出。"

卢九道:"你看得出我们的表情?"

女道士悲声道:"我早已看出,他……他最近神情总有点恍惚,好象已知道自己已要有大祸临头!"她的神情虽是很镇静,可是眼睛里已有泪珠滚下,忽然转过头:"你们只要告诉我,到哪里去收他的尸,别的话都不必再说!"段玉却偏偏是有话要说:"我第一次看见你,你也是忽然就出现的,就象今天一样!"女道士没有回头,冷冷道:"你难道要我出来的时候,先敲锣告诉你?"段玉道:"你并不是出来,而是回来。"

他看着她雪白的裙子,慢慢地接着道:"无论谁从里面出来,都不会这么干净。"女道士霍然回过头,瞪着他:"你究竟想说什么?"段玉叹了口气,道:"我只不过想告诉你.你的丈夫本不该死!"女道士冷冷道;"该死的难道是你?""我的确该死,"段玉居然承认了,"因为我本该早已看出你是谁的。""我是谁?"

"花夜来!"段玉一字字道:"你就是花夜来,也就是这里的龙抬头老大!"女道士瞪着他,忽然笑了,笑容又变得象以前一样美丽动人。

卢小云的全身却已突然僵硬。

段玉道:"我第一次看见你,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总觉得以前好象见过你。"女道土在听着,仿佛正在倾听着别人说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段玉继续道:"你每天在这里出现时,都好象是一朵刚摘下来的鲜花,因为你晚上根本不在这里。"他轻轻叹息着,接着道:"因为你是花夜来,一到了晚上,你就要出去散播你的香气,在夜色中,昏灯下,当然不会有人看得出你是刻意装扮过的,更不会有人想到你白天竟是这小酒铺的老板娘,何况那时别人早已被你的香气迷醉了。"女道士用眼角瞟着他:"你也醉过?"

段玉苦笑,道;"我也曾醉过,可是我却醒得快。"女道士:"你是什么时候醒的?"

段玉道:"也许我一直都将醒未醒,可是看见铁水的棺材时.我已醒了一半,看见顾道人倒下时,我才完全清醒"女道土道:"为什么?"段玉道:"因为铁水绝不会是死在顾道人手下的,我知道他的武功,顾道人根本伤不了他一根毫发。"女道士道:"难道不可能有意外?"

段玉道:"绝不可能!"他又解释道:"铁水本是个疑心狠重的人,对任何人都不会信任,对顾道人也没什么好感,所以顾道人根本不可能接近他。"既然连接近都不可能,当然就更不可能在他措手不及间杀了他。

段玉又道:"我也知道卢小云绝不是被顾道人暗算的。""为什么?"

段玉道:"因为那鱼钩并不是暗器,要用鱼钩伤人,钩上一定要有钓丝,而那时在钓鱼的却不是他,而是花夜来。"原来他刚才问卢小云的那句话并不奇怪,他本就另有用意。

段玉道:"所以我才想不通,这些事既然不是他做的,他为什么要将一切罪名承担下来?"女道士道:"现在自己想通了?怎么解释?"

段玉道:"他这么样做,只不过是为了要替别人承担罪名,一个多情的男人,为了他真正喜欢的女人,本就不借牺牲一切的。"他黯然接着道:"一个多情的男人,若是知道他的妻子是花夜来那样的女人,跟着他本也就已成为件很痛苦的事。所以他本就是一心去求死的。"女道士却又笑了:"从这几点,你就能证明我是花夜来?"段玉道:"我看得出他真正喜爱的女人只有你,我也看得出这世上只有一种人能杀死铁水。"女道人道:"哪种人?"

段玉道:"女人,就是你这种女人!"女道土道;"可是我为什么要杀他呢?"段玉道:"因为他很可能就是青龙会派来监视你的人,你觉得他对你有威胁.正好乘机杀了他,将罪名也推在我身上。"女道土又笑了,这次笑得却有些勉强。

段玉道:"这本就是个很复杂的圈套,你本来想将所有的人都套进这个圈套里,只可惜你算来算去,还是少算了一件事。"女道士忍不住问;"什么事?"

"感情,"段玉道:"你没有把人的感情算进去,因为你自己完全没有感情。"他又解释:"就因为人有感情,所以卢九爷才会信任我,所以卢小云才会被我救起来,所以顾道人才会为你死,所以我才会看破你的秘密。"那天卢九若是和铁水联手.段玉早巳死在那船舱里。

卢小云也早已死在那箱子里。

段玉又叹道:"顾道人想求死,也只不过因为他知道我也醉过,所以他妒嫉.就正如那天他发现你和卢小云在-起时的心情一样。"所以卢小云在晕迷中,是听到顾道人和花夜来争吵,他并没有听错。

女道士静静地听着,目光仿佛在凝视着远方,忽然叹了口气,道:"我的确算错了-件事,只不过你永远想不到我是怎么会错的。"段玉道:"哦?"

女道士叹道;"我看你拈着你那一两七钱银子的酒帐时.那种毛手毛脚的样子,本来,以为你只不过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笨蛋。"那天的事段玉当然还记得。

他抢着将荷包掏出来,慌忙中一个不小心,银票和金叶子落了一地,在那一天之中,他已犯了段老爷予的四大戒律。

他既惹了事,又跟僧结了怨,钱财也露了,而且还和陌生的女人来往了。

他实在也没有想到,反而因此变祸为福。

"既然你现在提起了这件事,我也想起了一件事。""什么事?"

段玉道:"我那一千两银子的庄票,还得要你还给我。"他笑了笑.接道;"那两个人,当然是你故意派去的.为的只不过是要我认为铁水是这里的老大,要我认为龙抬头和花夜来是两个人。"花夜来又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的?"

段玉道:"青龙会若是有那么样的冒失鬼,青龙会也就不可怕了。"花夜来一句话都不说,不但还给了他那一千两银票,也还了他那一叠金叶子。

"这既然是你赢的,你就该拿走。"

花夜来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段玉道:"没有了。"

花夜来很惊讶;"没有了?"

段玉淡淡地道:"你虽然想害我们,我们却还活着;你虽然做错了事,也用不着我们来惩罚,青龙会的刑堂,现在也许就已为你开了,至于乔老三和王飞,究竟是不是你的人.更和我们没有关系。"他又笑了笑,道:"我虽然喜欢管闲事,可是不该管的事,我是绝不会管的。"这就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卢小云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的父亲一直用力握着他的手。

他们全走了,全没有回头。

花夜来看着他们走,连动都没有动,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已无路可走。

明月如镜,湖水也如镜,镜中又有一轮明月。

华华凤痴痴地看着水中明月,忽然叹了口气,道:"今天已经是十二了。"段玉道:"嗯?"

华华凤道:"四月十五之前,你一定要赶到宝珠山庄去。"段玉道;"嗯。"华华凤道:"所以你明天一早就得走。"段玉这次连声音都没有出,他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喉咙也仿佛被一样什么东西塞住。

一阵风吹起来,吹皱了满湖春水,水中的明月也碎了。

华华凤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定要把那柄碧玉刀送到宝珠山庄去?"段玉点点头。

华华凤道:"你能不能先让我看看?"

段玉默默地取出了那柄碧玉刀,在月光下看来,绿得也象是湖春水。

华华凤痴痴地看着,嘴里问道:"这柄刀就是你的订亲礼?"段玉没有回答,也不忍回答。

他正想说:"这柄刀虽然是准备用来订亲的,可是我这个人却并不一定要去订这段亲事。"只可惜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华华凤忽然一挥手,将碧玉刀远远地抛入湖水里。

这是段家祖传的宝物,若是不见了,那后果段玉简直连想都不敢。

所以他想也不想,就跟着跳了下去。

他一定要找回这柄玉刀。

他当然找不到!

要在这湖水里捞起那么小的一柄碧玉刀来,实在正如大海捞针一样,是绝不可能的事。

等他再重回水面时,华华凤也不见了。他心里的感觉,甚至比失去了那柄祖传的碧玉刀更难受。

因为他知道他这-生中,是永远再也见不到她的了。

要在茫茫的人海中,找到她这么样一个人,岂非也正如想从湖水中捞起那柄碧玉刀一样?…

又有风吹过,吹皱了一湖春水。

(-二)

段飞熊老爷子也早巳到了宝珠山庄,他毕竟还是不放心他那第一次出门的儿子。

现在他正和朱宽朱二爷并肩坐在寿堂的花厅里,看着他这个宝贝儿子,一张本就已很严肃的脸,似已变成了铁青色。

"我是不是叫你一定要将那柄碧玉刀送到来二叔手上的?"段玉垂着头,道:"是。"

段老爷又道:"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宁可丢了脑袋.也不能丢了那柄碧玉刀?"段玉道:"是。"

段老爷道:"现在你的刀呢?"

段玉非但不敢抬头,连大气都不敢喘。

朱宽朱二爷的神色显然和气得多:"那柄刀你既然一直都带在身上,是怎么会不见了的?"段玉道:"我……我……我太不小心,是我的错。"朱宽道:"不是别人的错?"

段玉道:"不是。"

朱二爷看着他,眼睛里的表情好象很奇怪,忽然道;"你是不是说过,一个男人,为了他真心喜欢的女人,是不惜承受一切罪名的?"段玉吃惊地抬起头,他实在想不到朱二爷怎么会知道他说过这句话。

朱二爷却笑了,笑得也很奇怪,忽又问道:"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她?"他伸出手,指着刚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一个人。

一个眼睛很大,笑的时候鼻子先会皱起来的女孩子。

"华华凤!"段玉几乎忍不忙要叫了起来.他更想不到华华凤怎么也会到了这里。

华华凤那小巧玲珑的鼻子又皱了起来.嫣然道:"连女道士都会是夜来香,华华凤为什么不是朱珠?"段玉终了明白了。

为什么华华凤也偏偏正巧在那时候忽然出现,为什么她总是要管他的闲事。

原来她本就是特地去"考察"她未来的夫婿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是段玉还是有点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碧玉刀抛在水里?""碧玉刀并不在水里,还在朱珠手里,她抛下的那柄刀是假的。"段玉叹了口气,苦笑道:"你为什么要我着急呢?"朱珠撅起嘴:"因为我在吃醋。"

段玉道:"吃谁的醋?"

朱珠道:"吃我自己的醋。"

朱珠在吃华华凤的醋,华华凤也在吃朱珠的醋,你说这笔帐叫人怎么算得清?

(-三)

段玉已成了江南最出名的少年英雄,而且也已和朱珠成了亲。

段老爷子的心情却很不好.总是愁眉苦脸的,一个人在叹气。

大家都很奇怪,朱二爷更奇怪:"我实在想不出你还有什么事不开心?"段飞熊道:"只有-件事:"朱宽道;"你赶快说出来吧,我实在是很想听听。"段老爷子叹了口气.道:"段玉出门的时候,我给了他七条大戒.叫他绝不能去做那七件事.可是他居然全部去做了!"朱二爷道:"他好象并没有吃亏,也并没有惹麻烦上身。反而因此揭破了青龙会害他的秘密,还多了很多朋友。"他微笑着,又道:"而且他若不是这么样做了,我女儿也不会这么容易就嫁给他的。"段老爷子却还在叹气.道:"就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开心!"朱二爷更不懂;"为什么?"段老爷子道:"你想想,我叫他不能做的事.他全都去做了,反而因祸得福,变成了个大英雄,娶了个大美人。"他摇着头,叹道:"你想想,我这老头子说的话,他以后怎么会听?"朱二爷又笑了,大笑着道;"你若真的因为这件事而不开心,你就错了!"段老爷子有点生气了:"我错了,我错了,你还说我错了!"朱二爷道:"有的人天生勇敢,有的人天生机敏,但却都不如天生就幸运的人。你的儿子就是个天生幸运的人.所以他这一辈子,一定过得比别人都愉快,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所以我说的这第三种武器,并不是碧玉七星刀,而是诚实。

只有诚实的人,才会有这样的运气!

段玉的运气好.就因为他没有骗过一个人,也没有骗过一次人一-尤其是在赌钱的时候。

所以他能击败青龙会,并不是因为他的碧玉七星刀,而是因为他的诚实。

--(全书完)--

Www.d x s x 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