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骨: 第二卷 天下大雪 第二百三十六章 借剑

    笔趣阁 ,最快更新剑骨最新章节!

    柳十一要借一把剑。

    说借剑的时候,柳十一的眼睛盯着宁奕的腰间。

    细雪。

    “想都别想。”宁奕立马心领神会,他按住腰间油纸伞,啧啧道:“你还真敢想啊?”

    对于剑修而言,剑器就是自己的全部,除了修行驭剑指杀的剑修,篆养数十上百把飞剑,品秩参差不齐,打杀敌人也会打碎自己的剑器,其余修行剑道的剑修,身上一般都只有一把剑。

    细雪就是宁奕的命。

    别说柳十一来借,就算是皇帝来借,宁奕也不会借出去。

    柳十一无奈说道:“我需要一把足够锋利的剑。”

    “我可以去白鹿洞书院把‘长气’拿回来。”宁奕把长气放置在白鹿洞书院,书院的水月先生,似乎正处在破开星君境界的重要关头,糅合诸多剑道法门,他送出长气,本意是希望羌山的法门,能够帮到水月。

    柳十一点头道:“好。此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听说你前几日与曹燃打了一架?”

    宁奕并没有否认,道:“打了。”

    柳十一忽然来了精神,他双手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从床头扯了一件白衣,“在哪里打的,就在这个院子里?”

    宁奕挑了挑眉,道:“看不出来,你的体魄竟然不错,比我想象中要强。”

    柳十一受了三道剑伤,宁奕本来以为,他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来休养生息。

    现在看来,他似乎已经能下床行走了。

    丫头不冷不热提醒道:“自己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清楚,别逞能。”

    柳十一的面颊,没有一丝血色,他的神情很是平静,但是额头已经渗出了汗珠。

    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

    地府杀手的那三剑,尤其是直中腹部的那一剑,究竟有多凌厉,每一下动弹,都让神经受到一次痛苦的牵扯。

    “我处在破境之时,只差临门一脚。”柳十一说着这些话,已经掀开了被褥,赤脚踩在地上,推开房门,向着院外望去。

    那一战,曹燃打碎了镇神阵。

    几个石墩内部篆刻的法阵纹痕,已经被曹燃一拳打得自内而外的爆碎开来。

    院子里的墙砖还没有来得及翻新。

    零零碎碎的剑意残留,就散落在院子里,墙头,砖瓦,青叶,八仙桌,腰鼓形墩子,处处可见。

    柳十一背对宁奕,喃喃道:“这一剑,有些意思。”

    说完这句话,他缓慢前行,像是一个行尸走肉,步伐缓慢而又稳定,目光扫过剑痕,还有曹燃的拳意,空气中弥留着符箓燃烧之后的余烬气息,阵法与神念交织游掠。

    柳十一的目光变得柔和,他伸出手指,触碰着石壁上的剑痕。

    前几日的那一战,在他脑海里铺展开来。

    白衣少年原地坐下,思绪飘远。

    “宁奕,这人怕不是一个疯子......”

    丫头看着柳十一,眼神有些古怪。

    “别怕,他就是疯子。”

    宁奕出言安慰。

    两个人的目光向前望去。

    那个白衣少年,此刻坐在自己院子里,独自面对石壁,盘膝而坐的姿态,和长陵初见时候的模样,如出一辙......这是一个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剑道的人。

    这就是一个疯子。

    柳十一找到宁奕的府邸,是因为他只能找到宁奕的府邸。

    除了剑,他什么都不懂。

    柳十一不懂人心险恶,大隋天下,多得是面对面笑意盈盈,转身背后捅刀子的阴险人物。

    他也不懂剑湖宫与蜀山的微妙关系。

    裴烦轻轻问道:“我们要帮他吗?”

    这个问题,让宁奕有些恍惚。

    他微微怔了怔。

    自己与柳十一只见过一面。

    蜀山跟剑湖宫的恩怨才刚刚化解。

    甚至都不能说是化解。

    如果宁奕回到西境,剑湖宫内还有很多修行者记恨着自己,说不定还会布下阵法来埋伏自己。

    剑湖宫的柳十,是一个了不起的修行者,徐藏拜山之时,他愿意付出命星境界大修行者的生命,还弥补上一任剑湖宫主,在天都血夜时候犯下的错误。

    结怨容易,解怨难。

    蜀山不会主动迈出那一步,剑湖宫也不会。

    而柳十一找到宁奕,与宁奕是蜀山无关,宁奕是散修,是皇族,是权贵,是草民,他都会来到这间府邸......因为他孤家寡人,只能找到这间府邸。

    如今,要帮柳十一吗?

    并没有思考太久,大概只是一个闭眼,一个睁眼,或者是一个呼吸的功夫。

    宁奕轻柔说了两个字:“要的。”

    丫头抬起头来,看着宁奕。

    “那枚治病的金丹很贵重,石壁上的道痕很贵重,白鹿洞书院的那柄剑,虽然我打碎了他的剑,但这仍然是一个不情之请。”宁奕认真说道:“他之所以说得如此坦然如此浑不在乎......不是因为他不懂这个道理。”

    “他说欠我一个人情。”宁奕笑了笑,说道:“在他看来,他欠我的这个人情,足够抵得上这所有的一切了。”

    丫头看着宁奕,“人情?”

    “是的,柳十一的人情。”宁奕眼神深邃,喃喃说道:“这的确是一个很贵重的东西......至少在我看来,金丹,长气,道痕,都不算什么。”

    “为什么?”裴烦疑惑问道:“柳十一以后会成为一个很厉害的大修行者吗?”

    “是的,我更愿意说,他以后会成为一个很厉害的疯子。”宁奕看着柳十一坐在石壁下盘膝修行的姿态,感慨说道:“徐藏说过,弱的怕强的,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但所有的人,包括不要命的人,都怕疯子。”

    丫头默念着宁奕的这句话。

    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

    “柳十一的剑,非常简单,没有其他过多的东西。”

    “只有极致的‘杀死’,这是他的剑意,我几乎没有见过如此纯粹的剑意,不带感情的‘杀死’。”宁奕闭上双眼,喃喃道:“即便是徐藏,在出剑之时,他的剑意里,或多或少包含着‘愤怒’,‘仇恨’,‘痛苦’这样的情绪,这些情绪会使剑招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但也使剑变得不再纯粹。”

    “平等王追杀了柳十一四次......”宁奕转头望向裴烦,笑着问道:“我倒是觉得,那位位居地府第九殿的年轻高手,一直被柳十一当成练剑的靶子。”

    丫头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柳十一刚刚说要杀死平等王的时候,语气里没有愤怒。

    他被平等王刺了两剑。

    被刺杀了四次。

    竟然连一丝恼火的情绪都没有生出。

    极致的平静。

    而说出杀死两个字的时候,柳十一的神情,就像是要丢掉一个无用的玩具......对他而言,平等王已经无用了,再多的刺杀,都只是累赘,所以他要杀死平等王,来试验如今的剑法是否能让自己满意。

    这真的是一个疯子,而且是一个冷静的疯子。

    ......

    ......

    柳十一在院子里观摩曹燃那一战留下来的道痕。

    宁奕和丫头一起,动身前往白鹿洞书院。

    此行,不仅仅是为了取回羌山长气,也顺便算是出门兜风。

    丫头如今是天都数一数二的“名人”,大能者公开台面收下的弟子,与那些圣子又不太一样,大能者很少会出面收徒,即便真的有弟子,也不会如此出现在世人面前。

    能踏入涅槃境的,每一位都是大隋毫无疑问的顶级战力,而且已经走过了漫长岁月,身份特殊,要么是圣山或者书院的老祖,要么是皇族一员,即便是云游散修,也有开宗立派的资格。

    大能者的徒弟,一般不会参与世俗的争斗,也不会轻易出手。

    裴烦是一个例外。

    谁都不会想到,宁奕身旁这个久居府邸不出的女孩,竟然会是楚绡的弟子,紫山常年只有楚绡一人,她收了裴烦为弟子,就意味着......钦定了紫山的未来主人。

    那些大能者弟子在世俗行走的,也有一些例外。

    譬如琴君声声慢,身为大能苏幕遮的弟子,她不得不涉身在这大隋风云之中,长陵和大朝会,她都一定会出现。

    原因众所周知,苏幕遮收徒之前,只是星君境界。

    谁也不知道,她真的可以踏出那一步。

    苏幕遮破境之后,白鹿洞书院有涅槃境界的大能坐镇,底气顿时足了许多,书院扩张,资源同样也扩张。

    而宁奕,身为书院之争的关键人物,同时也是白鹿洞书院的恩人。

    进入书院,林荫大道,这里禁止御剑飞行,也不可动用术法,来来往往的,全是白鹿洞的女弟子,见到宁奕,都会恭恭敬敬喊上一声小师叔。

    宁奕的辈分......其实是与徐藏同辈。

    如今的这些圣子啊,大君子啊......按辈分来说,都比宁奕要低上一头。

    一位披着白色长袍的女弟子,声音软糯,揖了一礼,“小师叔又来书院啦?”

    这一声小师叔,格外的甜。

    这位女弟子有些眼熟......

    宁奕认出来了,是先前白鹿洞书院在小雨巷为自己解围的小君子。

    傅凛。

    丫头抱着一把古朴长剑,神情闷闷不乐,一路上所见,书院里,来来往往竟然全是女弟子,而且个个身材窈窕,玲珑可人,一口一个宁奕先生,一口一个小师叔,某人竟然还乐呵呵一个一个回礼。

    她鼓起腮帮子,一言不发。

    憋足一口气。

    就是不说话。

    她倒要看看,这厮有没有觉悟。

    傅凛眨了眨眼,看着宁奕身旁的姑娘,好奇问道:“这位想必就是传说中......宁奕先生的妹妹了?”

    傅凛的声音刚刚落下。

    “不仅仅是妹妹......”

    宁奕的回应,让丫头怔住,抬起头来。

    宁奕笑着说道:“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今天只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