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活在崩坏世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活在崩坏世界: 第238章 76.剧本不对啊。

    清晨,朝阳缓缓升起,七月的圣芙蕾雅已然变成了一个大火炉,不知道是不是德莉莎没有经费的缘故,喷泉也停了下来。

    吱——

    宿舍的大门被轻轻推开,而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流云睁开了眼睛,漆黑而深邃的双瞳之中闪过一道精光,之后又迅速隐去。

    “姬子姐的情况怎么样了?”

    看着面前小脸因为酷热而变得有些红润的德莉莎,流云将面前的凉茶递了过去。

    “情况已经好了不少,但是想要正常活动还要观察一段时间。”德莉莎下意识的接过茶杯,咕咚咕咚灌了下去,之后瞪大眼睛看向流云,伸出白嫩的食指指向流云。

    “我不是让你回来休息吗!你该不会在沙发上坐了一个晚上吧。”

    “放心不下的时候,睡哪不一样。”听到德莉莎的话,流云的心也放了回去。

    苍玄之书明明说有上个文明纪元的黑科技,结果用的东西却是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从系统那里获得的提神水晶,流云也没多少把握一定有用。

    “她们还在休息,你也休息休息,看看你的黑眼圈,想吃点什么。”流云拿去桌子上的遥控器随意打开一个电视节目,回过头看向德莉莎。

    原本喜欢忙里偷闲的学院长现在却难以掩饰脸上的疲倦,两个布满血丝的熊猫眼让德莉莎看上去活脱脱一个修仙狂魔,只不过是为了看护姬子。

    “吃点面条好了。”看着流云起身走向厨房,德莉莎舔了舔嘴唇,好不容易将嘴角流下的口水收回。

    姬子的情况已经平稳,瘫在沙发上,吹着小空调,等着流云做饭,德莉莎满意的点了点头。

    来到厨房,流云看了看冰箱里,并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材料,八重樱貌似也没有采购食材,这种情况下,流云也只能做个最简单的阳春面了。

    揉面的时间中却想到了昨天晚上,流云无奈的摇了摇头,昨天晚上被芽衣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但是最后芽衣却带着八重樱回了自己的房间,说着什么悄悄话,留下自己一个人一脸懵逼的呆在那里。

    不过到目前为止自己也没什么事情要做了,除了总结和弥补自己的不足之处外,流云的时间还是相对充裕的。

    “德莉莎,待会要不要给她们一个惊喜?”

    “嗯?”

    “我们这样…再这样……最后这样。”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你见过哪个说着不太好,脸上却一脸兴奋的。”

    “有吗?那肯定是你看错了。”

    …………

    “琪亚娜,起床了。”符华推了推抱着自己手臂不撒手的琪亚娜,一脸的无奈。不仅如此,琪亚娜手上的力量还在不断变大。

    “做噩梦了吗?”另一只手揉了揉琪亚娜的脑袋,就好像是哄小孩一样,符华动作轻柔的拍着琪亚娜的后背。

    符华没有猜错,琪亚娜确实是做噩梦了,睡梦中的琪亚娜在不断的经历着这一次九幽之行。只不过这一次,睡梦中没有流云。

    她又一次看到姬子被轩辕剑控制,看着轩辕剑刺进身旁芽衣的身体,看着布洛妮娅浑身鲜血的倒在自己的怀里,看着亲朋好友一个一个离自己而去。

    梦的最后,一柄金色的巨剑穿过了她的胸膛,她看到了他,那个一直站在身前保护自己的身影。

    “为什么……?”

    低下头看向刺穿胸口的轩辕剑,再看下黑发少年。她看到少年黑发下的一双金色双瞳,就算在黑暗中也一清二楚,金色兽瞳就好像真正的野兽一样充满了狰狞的神色,简直就要择人而噬。

    紧接着,意识天旋地转。

    “班长?你怎么…嘶…这个是包是怎么来的啊!”摸了摸脑袋上的大包,琪亚娜痛呼了一声,琪亚娜一脸疑惑的看向一脸无辜的班长。

    “你刚刚撞在了床头上。”脸上并不是古板的模样,班长甚至和煦的笑了笑,看着班长整理胸口处衣服褶皱时,琪亚娜却感觉脑袋上的大包又痛了起来。

    “流云,早上好。”头发有些凌乱的芽衣和八重樱手牵手走了下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流云打了个招呼。

    “嗯。”流云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波动,和昨天晚上回来的模样没有什么区别。

    ……

    众人坐满了客厅的餐桌,没有多余的言语,只是在默默解决着自己碗里的面条。

    在吱的一声中,德莉莎推开宿舍的大门走了进来,她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低沉出水来。双手放在身后,德莉莎语气沉重的开口。

    “刚刚急救中心发来一个坏消息,姬子少校她……”

    看着德莉莎脸上的表情,众人脸上的神情陡然一变,琪亚娜更是连筷子掉在了地上都没有注意。

    除了琪亚娜,脸上悲痛最为强烈的就是芽衣了。在她一开始来到圣芙蕾雅的时候是希望姬子杀了自己的。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会变成那个冷漠的怪物。

    那个时候是姬子一巴掌打醒了自己。

    “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对抗崩坏的战士,可不是杀害少女的刽子手!”

    “如果你这么早就要放弃自己生命的话,那就把你的性命交给我,由我来训练你,将你培养成能控制自己力量的优秀女武神!”

    “如果你还是担心,那就在你的心脏旁边放置一个小型炸弹,只要你体内的崩坏能过高,炸弹就会爆炸,这样你就放心了吧,那么就请你好好的活下去。”

    芽衣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在休伯利安号上,姬子一脸严肃的对自己展开说教的那一个画面。

    只是现在,那个威风凛凛的心灵支柱这一刻却要倒下?芽衣双眸泛起一阵水雾,心中的悲痛更是难以自制,泪珠就好像断了线一样流下。

    “流云…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你一定可以的……”就好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芽衣将目光望向流云,眼睛中的希翼转瞬即逝,又低下了头。“我也是糊涂了,连圣芙蕾雅的科学家的做不到……”

    “姬子少校平安无事度过危险期啦。”

    将藏在衣服后面的双手拿出来,高举手中的漫画书和苦瓜汁,闭上眼睛等大家欢呼的德莉莎愣了,怎么和剧本不一样啊?她们不应该跳起来欢呼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