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人到中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人到中年: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有点格局好不好?

    “怎么,你自己已经发现了吗?”我笑了笑。

    “不会吧,他们都是富家少爷,是阔少,难道还真在意这些?”秦浩笑了笑。

    “秦浩,如果你是现在这态度,那么你今天起,就没有必要在这酒吧做事了。”我说道。

    什么叫他们都是富家少爷,是阔少,所以就不会在意这些,至于在意的,相信秦浩已经心里非常清楚。

    “什、什么,陈哥你要让我辞职?陈哥,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不仅是我老婆和孩子,我们两家人都指望着我赚钱,我爸妈岁数大了,我老丈人和丈母娘也老了,他们赚不到什么钱的,我没有工作,那就完了,我还有很多贷款,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秦浩急切地开口,这一下子,表情焦急无比。

    看着秦浩现在焦急的模样,我微叹口气,秦浩其实说的没错,他家里条件是不好,都指望着他可以光宗耀祖,但是就算是家里条件苦,也不能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

    “你为什么要做假账,为什么要和供货商提要求,去拿那一个点的回扣,人家和周少爷他们认识多少年了,酒水涨价,他们会不知道吗?你真的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吗?”我说道。

    被我这么说,秦浩呼吸都厚重了起来。

    “我、我,陈哥,我就是想多赚点钱,我不知道周少爷他们这么在意,我以为他们反正都那么有钱了,根本就不会在乎那一个点。”秦浩紧张道。

    “不管是几个点,那怕就是一万块的酒水,你也不能拿哪怕一块钱,这是原则问题,你公饱私囊,这叫贪污你知道吗?我不管你这件事干了几个月了,钱都给我吐出来,然后你向周少爷他们道个歉,就说是一时糊涂,去敬一杯酒,这件事也就过去了,你是我介绍来的,他们当然是不会开除你的,只要你以后好好做事,没有任何问题的。”我说道。

    我已经想清楚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台面上都说清楚,赔个礼道个歉,都是大男人嘛,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况且这钱吐出来,更是秦浩的态度问题。

    “我、我和他们道歉?这是不是他们要求这样的?陈哥,他们不是你的好朋友嘛?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你,你让我道歉,岂不是让我承认了,这、这我可不能干?他们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秦浩摇头,显然非常在意自己的面子。

    “秦浩,今天我找你,是和你好好说,现在已经不是你的面子问题了,而是你这样做,我很没面子,为了那点钱,你让我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人家会怎么看我,我陈楠介绍来的人还偷奸耍滑,还做假账,我们都是一个地方的,你丢的不止是我的脸,而是我们老家的脸,你到底清不清楚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我开口道。

    “我就知道他们有地域歧视,那周少爷还没事老看我账本,看来早就看我不顺眼了!”秦浩嘀咕一句。

    “曹尼玛的,秦浩你忒娘的说什么呢?谁看不起你了,你别拿地域歧视说事,你不做这些事情,人家为什么要说你,清者自清,我让你道个歉,难道就这么让你不爽吗?你到底去不去?”我一听这地域歧视,我就来气,这根本就是两码子事,我只是想让秦浩明白,不该他的,就不能去拿,这个地域歧视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我从来不觉得我是外地人,是徽省人就会自卑,就会觉得别人看不起我,相反,我觉得一个人只要为人处世堂堂正正,就没有看得起看不起这一说,大家都是中国人,哪有那么多的心眼?

    “陈、陈哥,你别生气,只是现在去道歉,我以后还怎么混,而且如果传出去了,我也待不下去。”秦浩苦涩地开口。

    “私底下去道歉,我又不是让你酒吧里音乐一停,你要拿着话筒去说。”我说道。

    “可、可是我拿的那些钱,我都花出去了,我哪有钱吐出来。”秦浩的眼神有些躲闪。

    “工资里扣!”我说道。

    “那、那我的房贷和车贷会非常紧张,而且陈哥我实话和你说,就是因为我每个月会有这两三万的外快,我这才买了这辆车,我现在一下子没有这收入,那我以后要还车贷,有些吃力。”秦浩都已经不敢看我,他轻声道。

    “我就知道你买车总有些底气,原来你是拿了这些钱,主意都放在了买新车上,所以你才敢贷款,秦浩,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你这样的小算盘,去算计这些,以后会出大事的!”我说道。

    “哎,我也不知道会被发现的这么快,这哪家酒吧的经理,不有点油水呢。”秦浩叹息道。

    “人家是人家,你是你,秦浩,行的正,坐得端,人家才会愿意把你当朋友,才会对你有好的印象,我知道你家里条件差,但是你也别存在侥幸的心里,我跟你说,这是法制社会,贪污这种事情,是以贪污的金额来判定到底要做几年牢,你现在是两三万,累积到将来,就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家有证据,一次性就可以让你蹲大狱,你想想,你是一个有案底的人,人家看在我的份上,让你做事,是信任我,再信任你,你需要的是证明你自己不比别人差,你明白吗?”我说道。

    秦浩有案底,而且现在又在我们酒吧里出了这种事,其他酒吧的老板如果发现秦浩这样,早就把他开除了,怎么可能私底下还和我说,这摆明了就是希望秦浩能够坦诚一点,而人家周翔也说了,说秦浩管理酒吧,待人接物都是不错的,客人们都蛮喜欢的,现在贪小便宜,就等于是因小失大,这真的犯不着。

    “陈哥,我错了,我不应该有侥幸的心里,哎,都是丽娜。”秦浩叹气道。

    “丽娜怎么了?”我眉头一皱。

    “丽娜说,我既然是酒吧经理,肯定有一些外快,让我动动脑筋。”秦浩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这种话你也听,这里是魔都,有点格局好不好?”我没好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