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修仙琐录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修仙琐录: 1950章 仙君中的仙君

    笔趣阁 ,最快更新修仙琐录最新章节!

    白襄在听说师尊要外出后,立刻就紧张的抓住了师尊的衣袖。

    “我很快就能回来的。”朗星心疼的安抚满脸慌乱的白襄。

    “师尊……”白襄不太敢违拗师尊的吩咐,但把师尊的衣袖抓得更紧了。

    朗星柔声说:“这一趟太远了,你的伤势这么重,不宜折腾。”

    听说师尊要出的还是一趟远门,白襄更慌张了,小声道:“我这伤势不怕折腾的,您走了我肯定无法安心参悟的……”

    朗星看向站在一边的苏婉,苏婉躲开他的目光,把头扭到了一边,她不想帮朗星,如果白襄跟着,应该能让朗星多些顾虑而不至于轻易去涉险。

    “可……”朗星犯愁了,他知道白襄还没从之前的恐惧中走出来呢,睡觉时常从噩梦中惊醒,他本就不太放心把白襄留下,苏婉的态度令他更难以放心了。

    白襄见师尊为难了,懂事的改口道:“那……那我就不跟着您了,您一定要多多保重,早点回来,弟子这边您不用挂念。”

    朗星皱了下眉拉起白襄的手朝外走去,口中对苏婉道:“我带襄儿一起去,如果在此期间天情来了,你要多加小心。”

    苏婉追上去道:“要是带着襄儿的话,我跟着帮你照顾她吧。”

    朗星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道:“不用了,我能照顾她。”

    苏婉无奈的看着这师徒二人乘鹤而去,待灵鹤消失在天际后,她咬了下樱唇转身朝玄方派而去,她还得去找绛霄,必须得弄清朗星和紫霄宫有多深的关系,如果从绛霄口中掏不出实话就问西阳。

    在疾驰的灵鹤背上,白襄忐忑的看着朗星道:“师尊,要是太麻烦的话,您就别带着我了,弟子刚才太不懂事了,不该那么没出息的缠着您,您放心好了,弟子能安心参悟。”

    朗星暖暖而笑道:“别说傻话了,你够懂事的了,别说这些了,再说就是让我心酸了,带上你也好,我也就不用有那么多牵挂了,而且这一趟是能让你大开一番眼界的。”

    白襄听师尊这样说,脸上立刻绽开喜悦的笑容,“多谢师尊了,师尊,咱们这是要去哪?”

    朗星略带傲然之色道:“咱们的另一个师门。”

    “啊?另一个师门?”白襄愕然的瞪大了眼,师门还能有两个?

    “嗯,那是一个不逊于乾虚宫的名门大派,为师也是那里的大弟子,位列八仙君。”

    “师尊您可真厉害……”白襄激动得跪坐在师尊身侧,紧紧抓着师尊的衣袖,兴奋的问:“是什么门派?”

    “蒲云洲的紫霄宫。”

    “蒲云洲?!”白襄目瞪口呆了,因为妖兽之乱,大战的局势就成了大家最关注的话题,她到筠炉派不久就听闻了南靖洲、蒲云洲、水晴洲这三方的微妙关系,已经知道蒲云洲不是什么好地方了,不过那些事情离她太遥远了,当时只是当故事听的,万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要去蒲云洲了。

    “你已经听说过一些有关蒲云洲的事了对吧?”朗星对她这反应一点不感到奇怪,含笑道:“不用怕,蒲云洲虽非什么好地方,但有紫霄宫的庇护没人敢动咱们,不仅能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还享有尊崇的地位,到了那里你谁都不用怕,去体验一下你应有的地位和荣耀吧,只有体验过了才能谈到真正的看淡。”

    心慌意乱的白襄现在没心思考虑什么看淡不看淡的事,仍颇感不安的问:“他们不是咱们南靖洲的死敌吗?咱们在那边真能平安无事?”

    朗星笑着摆手道:“你的地位如果尊崇到巅峰了,那两大洲之间的仇怨对你就没多大影响了,我紫霄宫的师尊是大神通,两个师姐是大神通,一个师兄是大神通,仅凭这四位大神通的威势就没有人敢动我了,千宗会也不敢把为师怎样。”

    “四位大神通?!”白襄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哈哈哈……”朗星点头道:“对,你在那边有一位大神通师祖,三位大神通师伯,没想到吧?还有呢,在乾虚宫这边也有一位大神通师祖,几位大神通师伯。”

    “师尊啊……,您说的大神通……是化羽修士吗?”白襄有些发懵的问。

    “废话,可不只有化羽修士才能称为大神通嘛。”朗星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脑门。

    白襄结结巴巴道:“可是……大神通不是得有很大福气才能见上一面的吗?哪能一下有这么多呀?我能见到他们吗?”

    朗星开心的看着她道:“对寻常人来讲,能见一见大神通确实就算有福气了,但对你来讲这就不算什么了,你不但能见到他们,他们还会很疼爱你呢,因为他们与为师感情颇深,见到他们后你不用紧张,别忘了,你是与元裔族圣女嬉笑玩耍过的,圣女的身份不比大神通轻多少的。”

    白襄咽了下口水,仍感心慌道:“师尊啊,我当初拜师的时候可不知道您是这么厉害的……”

    朗星用嬉笑的眼神看着她道:“厉害点不好吗?”

    “不是!厉害点当然好了,可您没跟我说呀……,我觉得乾虚宫的弟子就够厉害了,哪会想到……哪会想到还能有这么多大神通的师祖师伯啊?”

    朗星继续逗她道:“你那时候什么都不懂,我跟你说大神通你也不知道是什么呀。”

    白襄嘟起嘴道:“您就是故意没告诉我的,否则稍微解释一下我不就知道了吗?”

    朗星张开嘴无声而笑,“是你自己傻,在筠炉派前的那场大战中,他们都提到我是乾虚宫的仙君了,那不就是大神通的弟子嘛。”

    白襄郁闷道:“我那时早就被吓傻了,哪还知道大家说的是什么呀,而且我也不知道仙君就是大神通的弟子呀,没人跟我说过这些。”

    朗星给她解释道:“仙君是可以作个敬称使用的,对修为在元婴中期以上的男修都可以这么称呼,甚至对元婴初期的也可以这么称呼,但严格说来就必须得是大神通的弟子才行了,不是大神通的弟子但是大门派身份、修为都较高的人也勉强可用。”

    “哦,那您是货真价实的仙君,而且还是仙君中的仙君,因为您是两位大神通的弟子。”

    朗星略带自得的笑道:“可以这么说,你也是有福气的,当初死活认定了要作我的弟子,想甩都甩不开。”

    白襄不依的摇着朗星的胳膊道:“师尊您真是的,不跟我说这些厉害的背景,就是憋着把我甩出去呢吧!”

    朗星有些尴尬道:“要说没这么想就是口不对心了,我那时真的没想过收弟子,觉得自己做不了别人的师尊,怕照顾不好你,这不最后还是出事了吗,害你受了这么大的罪。”

    白襄不高兴道:“师尊您别总这么说了,能有您这样的师尊是弟子天大的福气,受的这点罪根本就是与您无关的,是弟子自己惹来的祸,您这么疼爱弟子,比天下所有的师尊都好,您要再有自责之语,就会令弟子觉得太愧对您了,太不孝了。”

    朗星欣慰道:“好,我不说了,你很懂事,为师一定竭尽全力让你过上最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