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奉子成婚:古少,求离婚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奉子成婚:古少,求离婚: 第987章:闵玉芝落到陈董事的手上了

    沈父在沈珞熙接电话的时候,一直守在旁边。等沈珞熙挂电话后,他立即问“怎么样?能找到车么?”

    “车牌是套的,要找很难。”沈珞熙回答。

    “怎么会是套牌车?”沈父严肃的脸上布满了着急,他问“你给闵玉芝认识的人打电话没有?羽晴和乔医生,她有没有去找她们?”

    “打过了,她没去。”沈珞熙回答“我跟她们说了,如果她过去找他们,他们会联系我。”

    “可问题在她没去找她们……”沈父的话还没说完,便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地问“她之前不是跑出去过一次吗?她那一次去哪里了?”

    “她当时去了她母亲和她妹妹的墓地,然后还去了老城区那边……”沈珞熙说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就快步往别墅外跑,打算去这两个地方找闵玉芝。

    沈父追着他的身后大喊“找没找到,都记得给我打个电话。”

    沈珞熙没有回头,就急匆匆地开着车出去了。

    沈父叹一口气,转身回屋打算去看看芯爱。这时候,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把手机摸出来,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现在已经和陈董事撕破脸了,他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没错,沈父的手机来电显示是‘陈董事’。

    心里疑惑了片刻,沈父按下接听键,将手机举到了耳边。

    “陈董事,找我有什么事吗?”语气和平时一样严肃而冷淡。

    电话那头的陈董事回答“当然有事,如果无事找总裁,总裁一个不高兴直接逼我从公司退股怎么办?”

    听了他的话,沈父直接冷笑“别废话了,直接说什么事吧。”

    “总裁真干脆,只是不知道在公司和您的儿媳妇之间,会不会这么干脆呢?”陈董事那边回答。

    闵玉芝和公司之间?沈父一下没反应过来,直问“陈董事,你什么意思?”

    “大概一个小时前,您的儿媳妇穿着拖鞋,没带手机没带钱包,从您儿子的别墅跑出来……”听着陈董事的描述,沈父的脸色大变“你把闵玉芝给带走了?”

    电话那边的陈董事瞬间便笑了“不愧是总裁,我才说一句话,您就什么都知道了。”

    “没错,您的儿媳妇现在在我这里做客。不过,我觉得总裁应该感激我,毕竟,当时您的儿媳妇泪眼婆娑地从小区里跑出来,我也是担心她出什么问题,所以,把她给带回来的……”

    沈父的脸色沉了沉,直接出声打断了他“直接说吧,要怎么样才把她给放了?”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公司和您儿媳妇之间,看总裁选择谁。”停顿一下,陈董事继续道“不过我要先跟总裁说一句啊,您的儿媳妇长得真漂亮,难怪之前方董事的儿子都看上她了,打算对她用强。如果总裁不打算换她回去的话也没事,凭着她这个姿色,把她送到红灯区去,也能捞一笔。”

    “在哪里交换?”沈父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问。

    “以我对大少的了解,他的老婆因为您的原因落到那一地步,只怕他会跟您断绝……”陈董事反应过来沈父的意思,声音戛然而止“总裁您要用公司来交换您的儿媳妇?”

    沈父回了一个‘是’字,然后重复之前的问题“我要看到闵玉芝毫发无伤,我才会跟你交换。”

    “这个我可以保证,您的儿媳妇好吃好喝,一根头发丝都不会少。不过……”陈董事的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也奉劝总裁一句,别想着动什么歪心思,您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虽然现在已经金盆洗手了,但是我不介意重出江湖。”

    然后,陈董事那边就把电话给挂了。

    听了他威胁的沈父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就直接把电话拨给了沈珞熙。

    “回来吧,我已经找到闵玉芝了……”

    闵玉芝真的没想到,她会落到陈董事的手上。

    她怕沈珞熙拉着她去跟沈父对峙,所以一边哭一边从别墅里跑出来。

    一辆宝马车停在她旁边,司机说他是滴滴司机,问她要不要坐车。

    她担心沈珞熙追出来,于是便上了车。

    没想到上车后,司机便翻脸,直接把她给绑了,带到了这里。

    盯着门口和窗户前的两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看一眼,闵玉芝开口问“请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要把我给带到这里来?”

    两个黑衣男人朝着她看了一眼,并没有回话。

    闵玉芝的眼珠子转了转,继续问“那请问一下,是谁要把我给带到这里来吗?”

    回应她的,依旧是沉默。

    正当闵玉芝疑惑不已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两个黑衣男人对视一眼,然后那个站在窗户边的人,走到了闵玉芝身边。而那个站在门边的黑衣男人打开了房门。

    “你有事吗?”

    “听说你们抓了一个人,我有些好奇过来看看。”一道闵玉芝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陈鸢?是陈鸢。

    闵玉芝的眼睛睁得老大,她冲着外面大喊“陈鸢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在外面?”

    外面的人没有回应她,而黑衣男人朝着她看了一眼,然后把门给关上了。

    虽然对方没有回应,但是闵玉芝很确定她刚才听到的声音是陈鸢。

    她怎么会在这里?

    是她把自己给抓过来的吗?

    不对,如果是她把自己抓来的,刚才她不说‘听说你们抓了一个人,我有些好奇过来看看’。

    那把自己给抓到这里的人是谁?

    陈鸢跟他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在这里……猛然地闵玉芝的脑子里一闪,想到了一个人陈董事。

    之前陈鸢是在给陈董事做事,而她一定程度上破坏了陈董事的计划。

    可陈董事现在不是正和沈珞熙他爸斗嘛?

    他应该没空来管自己这种小人物的啊!

    此时的闵玉芝怎么都没有想到,陈董事抓了她是打算用她从沈父的手上换取沈氏集团,而且现在沈父还答应下来了。